文华嘉盛  传播 · 策划

解读:乡贤文化

所谓“乡贤”,是指那些品德、才学为乡人所推崇敬重的人。品德高尚,在本乡本土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影响力,是乡贤最显著的标志。乡贤文化,就是围绕乡贤德行建立起来的一整套乡村治理理念,比如“耕读传家”“经名行修”“勤俭持家久”等思想,在农村地区有着广泛深厚的群众基础。在历史上,无论是中央政令在地方的有效实施,还是民间社会愿望的向上传递,乡贤都作为政府和基层民众之间的中介,发挥过重要的桥梁作用。优秀的传统乡贤文化是可资利用的重要文化资源,新时期的农村治理和乡村社会建设,也应该从中汲取营养。

乡贤文化的传承思想源远流长。在《孟子》、《周礼》中,均载有具体的乡村组织与管理构想,并在社会实践中得到实行。秦汉以后即推行以“乡三老”为乡村最高领袖的乡治制度。在唐朝,刘知九《史通·杂述》就有这样的记载:“郡书赤矜其乡贤,美其邦族。”至明朝,朱元璋第16子朱曾撰《宁夏志》专门列举了“乡贤”这类人物,还开始建立乡贤祠,凡进入乡贤祠的人既要有“惠政”又要体现地方民众的意志。清代,基层不但建有乡贤祠,还把乡贤列入当地志书。

另外,不同历史时期还有“乡先生”、“乡达”、“乡绅”等称呼。“总的来看,‘乡贤’一词系指在民间本土本乡有德行有才能有声望而深为当地民众所尊重的人。

在中国传统社会中,乡贤在维持乡土社会有效运转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无论是中央政令在地方上的有效实施,还是民间社会愿望的上达,作为政府和基层民众之间的中介,乡贤都起到了积极作用。”中南大学中国村落文化研究中心主任胡彬彬认为,在中国古代社会,乡贤的存在使得上通下达的“双轨制”得以有效运行。

历史上的乡贤热心公共事务,造福一方百姓。在胡彬彬看来,在中国传统社会中,地方政府往往因人力、财政等困难,难以有效地组织地方上的公共工程、福利机构和教育设施等。此时,乡贤所能发挥的作用在一定程度上便显现出来。他们不仅在经济上支持公共事务,而且在发起、经营、管理中,都发挥了作用。

在中国传统社会,乡贤在维系地方社会的文化、风俗、教化方面发挥了一定作用。礼法合治是中国古代优秀治理经验,古代乡贤们为县以下广大乡村的治理贡献了智慧。北宋时期,蓝田的吕大忠、吕大钧兄弟等地方乡贤自发制定、实施的《吕氏乡约》,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村规民约”。规定乡党邻里之间的基本准则,对乡民修身、立业、齐家、交友等行为,做出了规范性的要求,引导着当时人们的伦理生活。

  乡贤文化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乡贤文化是扎根家乡的母土文化,看得见、摸得着,贴近百姓,贴近青年。乡贤的嘉言懿行载于史册,流传于民间,深刻地影响着人们的言行,引导着人们形成向上向善的力量,是一笔宝贵的道德资源。

乡贤文化是一条凝聚海内外人士的纽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乡,无论走到哪里,心头始终有着一份浓浓的乡情、乡恋。乡贤文化是一个地域的精神文化标记,是连接故土、维系乡情的精神纽带,是探寻文化血脉,弘扬固有文化传统的一种精神原动力。

优秀乡贤文化是可资利用的资源。当下的乡村治理和乡村社会重建应该从优秀传统文化中寻求资源。在受访学者看来,当前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发掘与实践表明,优秀的传统乡贤文化是可资利用的重要文化资源。“独特的乡贤地域文化通过本地区历代乡贤名流的德行贡献,凝聚成民众的共同精神。”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王泉根认为,乡贤精神对于提升本地区民众的文化自信心、自尊心,敦厚民心、民风,激励社会向上,具有特殊的现实意义和价值作用。

“乡村自治的深厚乡贤文化基础或许是值得充分发掘与利用的宝藏。”曲阜师范大学新农村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张晓琼认为,乡贤文化中所蕴涵的高度智慧与人文价值,潜藏着与现代农村基层民主制度相契合的因素,如果能够把传统乡贤文化智慧与现代社会发展要求相结合,加以发展创新,对于恢复乡村生机、激发乡村发展潜力将会发挥不可估量的作用。

在胡彬彬看来,新时代应重视新乡贤文化的示范引领作用,新乡贤的嘉言懿行能够像古代乡贤一样垂范乡里,涵育文明乡风,并进一步让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乡村深深扎根。优秀的传统乡贤文化是培育中国“精神家园”、“精神支撑”的应有之义,对中华民族的和平发展与复兴将是一股正能量。

   随着时代的变迁,农村的社会结构正在发生深刻变化,包括乡贤文化在内的传统文化受到冲击。比如,大批农村青壮劳动力进城务工,使一些农村出现了空心化的现象,农耕时代形成的守望相助、抱团取暖的生活习惯被打乱;城镇化进程中,一些农民与土地分离,耕读传家的习俗难以传承下去,等等。乡贤文化遭遇传承危机,导致一些农村地区出现了诚信危机、孝道危机等,给新时期的农村社会治理工作带来了新的矛盾和问题。

   在城镇化浪潮下,农村大量优秀人才向城市流动,有人不禁叩问“今日乡贤何在”从现实情况看,农村优秀基层干部、道德模范、身边好人等先进典型,成长于乡土、奉献于乡里,在乡民邻里间威望高、口碑好,正日益成为“新乡贤”的主体。此外,“新乡贤”也包括从本乡本土走出去的企业家、知识分子、海外华侨等,他们返回故乡后,用所学所长来反哺桑梓,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出力不少。

中宣部部长刘奇葆说,要继承和弘扬有益于当代的乡贤文化,发挥“新乡贤”的示范引领作用,用他们的嘉言懿行垂范乡里,涵育文明乡风,让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乡村深深扎根。同时,以乡情、乡愁为纽带,吸引和凝聚各方面的成功人士,用其学识专长、创业经验反哺桑梓,建设美丽乡村。